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才播5集就收视第一,陈晓新剧好评如潮,这次央妈抓到王炸了

时间:03-25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89

才播5集就收视第一,陈晓新剧好评如潮,这次央妈抓到王炸了

1982年路遥的成名之作《人生》甫一问世,就一鸣惊人。读过体会过,所以感同身受,亦撕心裂肺的痛过。可以说每位看过《人生》的读者,都在里面窥见了自己的一生。 故事里的高加林,犹如困斗之兽。他渴望走出这片贫瘠的土地,他饱含出人头地的欲望。可在时代的局限下,高加林面临的不只是身体上的饥饿,更是精神上的挣扎与苦闷。 于是在走出去的强烈渴望下,他也不可避免地成了一个向上爬的负心汉。在老人们仰天高吹唢呐时,巧珍盖上了红盖头,嫁作他人妇。可另一边的高加林,当人生被偷走的一瞬,他站在高家村口,忆起了巧珍。 可他的煎熬,并不是因为失去了巧珍淳朴的爱,而纯粹是由于受挫的人生。有人看来高加林是忘恩负义的负心汉,悲剧的结局是罪有应得。也有人看出了背后的时代局限性,他避无可避,才陷入了一种挣扎中。 但路遥笔下的悲剧,初衷并不是为了写苦难,而是为了劝诫人们如何脱离苦海向前看。所以我们应该意识到高加林身上的复杂性,也应该明白刘巧珍的婚姻虽幻灭了,可她那温婉淳朴的个性,善良高尚的情操,乃至人生观,价值观却竖着胜利的旗子。 我们常常说向前看,可如何向前?后来周里京影版的《人生》,给出了解答。于是褒贬之间,它成了一部经典之作。可当下的我们,亦需要一个重新理解高加林的机会。所以路遥笔下的高加林,再次登台于剧版的《人生之路》。 挂档央一黄金档,由陈晓与李沁,再次重塑经典的高加林与刘巧珍。仅播三天,才播5集就收视率就荣登飙升榜第一,观众好评如潮。看来,路遥笔下的经典,从剧本中真实走出来了。再续路遥笔下经典、还原剧本中的苦难陈晓版《人生之路》,是部分取材自路遥的《人生》。 因此剧中将高加林小学教师职位的被替补,改成了被村支书儿子冒名顶替了大学名额。这种戏剧性的矛盾、历史性的遗憾,不仅让高加林人物更加丰满,也再次呈现出路遥笔下的精神内核——迎接苦难,向前走。 这也造就了《人生之路》的一大神来之笔。它并不是复制性再现经典,而是延续经典的内核,塑造一个当下的高加林,以贴合当下的实际。有人会疑惑:高加林为什么不愤怒、不报复? 现实是他可以报复,但路遥笔下的高加林内敛又淳朴,倔强又正直。他何尝不知自己是面临怎样的不公,但他并不会选择报复。事实上报复也无法弥补被偷走的大学。 但也有人对此诟病不已:今天为何要续写经典的《人生》!亦有人站出来说经典就在于不可复制性。不可否认的是,路遥的《人生》之所以能掀起一阵波澜,就在于它活成了一代人心中的启蒙书。 就连马云也提及:18岁时,我是蹬三轮车的小零工,是《人生》改变了我的人生。可八十年代下高加林的悲剧性,如今将面临两代受众群体:一是,七八十年代的亲历者;二是,新时代下的我们。 所以时至今日,重塑经典是趋势所在。人生的复杂性就在于不可预料性,而路遥也深知这点。所以,他在《人生》的第23章落幕罢,挥笔写下“并非结局”。 这也充分解释了《人生之路》为何部分取材自原著了——以取其精华、书写当下启示录。因此《人生之路》对路遥成名作的延续与创新,既复刻了时代印记,更超越了时代局限。比如对高考一事的浓墨重写,生动还原了苦难时代下出路的艰难。 剧中有一个考试桥段,县城十分顶尖的十名学生,在考试现场,有的没做完题目,有的晕倒,有的甚至白卷示人。这并非是夸张,反而是七八十年代的真实写照。 当时考上大学特别困难,这也是为何在动员会上,会有领导说出那句:“一个县五年出不了一个大学生。”因此人人才急着跨越阶层壁垒,高加林才总是想脱离黄土,走出高家村。 印象深刻的是,剧中有一个场景是高加林挑灯夜读,有时候半夜打着手电筒,有时候得独自跑去县里,方才有机会阅读一些报刊。而这点也是充分还原乃至丰富了原著中,对教育条件乃至师资的描写。从窑洞走向上海、一个当代的高加林此外,这部剧质感亦是十分出众,光是场景设置就是一绝。 以路遥的家乡清涧县,为农村取景。广袤的黄土,带给人无限瞎想。不论是绿色的植被,还是窑洞,都还原了原著中,高加林日日面朝的乡野黄土。这部剧很有特色的一个点是:让高加林从窑洞走向上海。 为什么是上海?之前最流行的一句话是:北上广不相信眼泪。而上海,无疑是都市文明的集大成者。因此只有他走向上海,当下的人们,才会对理想的泯灭产生共鸣,才会更加明白路遥笔下的高加林,这个身处苦难中的男人,为何会一度陷入挣扎。 也只有这样,才能在高加林的故事中,看见父辈,看见我们自己。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体悟过七八十年代的日子,但人人都深知人生的荆棘。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讲,高加林亦有着每位北漂者的影子。 但是为了塑造出陕北特色,塑造出陕北一带人们的质朴,演员不再以“白”示人。不论是饰演高加林的陈晓,还是李沁塑造出的巧珍,都将妆容打造成了红里透黑、黑里透红的脸,还原了陕北庄稼人的真实面貌,很有代入感。 但剧中的演员们,并没有采用陕北方言,这并非是对经典的不尊重,而正是尊重路遥,才采用了普通话。因为路遥笔下的《人生》,就不全用方言。再者来说,若是演员们在表演中讲不好方言,却以陕北口音带给观众的话,反而让好剧沉沦了。 所以剧组正是出于真诚,《人生之路》才没以陕北方言当作噱头。况且纯粹陕北话,不仅口音不统一,观众也听不太明白。不过,也有人以八十年代最经典的周里京版的《人生》作对比。 但同样是对经典的复刻,《人生之路》并没想超越任何一部经典,而仅仅是遵从当下,尊重路遥笔下的精神基调,去让当下的观众找出独有的启示。可以说当下年代剧,也不足以与《人生之路》相比较而言。近几年来,央视剧层出不穷,但这样的精品却是少有。 《人生之路》不以狗血情节博取眼球,反而以真情实感的温情示人,你能收获什么,它的意义就在哪里。陈晓塑造高加林、演技炉火纯青不过《人生之路》最大的亮点更在于,剧中陈晓炉火纯青的演技。其实单是他的气质,就十分贴合原著中高加林一角。 在陈晓的塑造下,那种高考落榜前渴望出人头地的激情,一显而尽。尤其是高加林和旁人抒发自己志向时,眼神的明澈,让观众一下子就感觉到了那种少年志气。 而当得知“高考落榜”的那一瞬间,陈晓又将那种压抑苦闷的情绪,演得淋漓尽致。不论是躺在家一动不动时的抑郁,还是红肿却没哭出苦楚的眼,都让人生动体会到了一个落寞少年绝望的一瞬间。 但是高加林冲着巧珍发泄的那一刻,才是陈晓演技的高光时刻。当时失意的高加林,精神的压抑,让他避无可避。所以当巧珍到来时,他将所有怒火发泄至了她身上。 高加林烦躁的情绪似乎找到了突破口,他冲巧珍呵斥时的愤怒,似乎是在哭诉这些天的委屈,又似一种烦躁的愤恨。他的大嗓门也好,眼中的红血丝也罢,都将高加林的那种悲痛,鲜活地塑造了出来。 不得不说,陈晓当真是这部剧的门面以及演技担当。领衔《人生之路》,是他的实力所在。其实早之前,陈晓就活成了大众心中经典的古装男神。在《陆贞传奇》中,他是那个睿智中又带有一丝痴情的太子高湛;在《宫缩沉香》中他是那个纯情的十三阿哥,俊朗的面孔、回眸的一笑,亦让观众恨恨心动了一波。 所以仅仅是他塑造出的一个个角色,就足以惊艳众人。而且当他能在《梦华录》中搭档神仙姐姐刘亦菲时,实力就不言而喻了。剧中那个心存救国救民思想、惩恶扬善的顾千帆,立体的角色,早就刻在了观众的心上。 也因此有人说,陈晓早就担起了古装权谋片的半壁江山。但不管怎么说,如今陈晓从古装的舒适圈中走出,化身陕北青年高加林,参演《人生之路》这样一部年代剧时,才最让观众觉得惊喜不已。 陈晓版的《人生之路》,又会书写高加林怎样的个人命运?敬请期待!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