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中国手机7年巨变,年出口比巅峰期少5亿部|产业链重构

时间:11-2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03

中国手机7年巨变,年出口比巅峰期少5亿部|产业链重构

手机出口或许再难达高峰。海关总署11月18日披露的数据显示,中国手机前十个月出口6.42亿台,同比下滑了6.4%。中国手机出口量在2015年同比增长2.4%至13.43亿部。2015年是中国手机出口的峰值年份,随后连年下滑,2022年降为8.22亿台。也就是说,2022年的出口较2015年减少了5.21亿台。这5.21亿台手机出口量,是如何萎缩掉的?全球市场萎缩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份手机出口8111万台,同比增长约10%。但前十个月的出口总数,同比还是下滑了。中国是手机制造和出口的最大基地,近年来手机出口量的持续下滑,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全球手机消费的低迷。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见顶是2017年。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增长2%至15.5亿部,2018年出现首次下滑,随后2019年、2020年均同比下滑,2022年出货量为12亿部。智能手机的创新已经到了瓶颈期,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总监兼新闻发言人高士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部分地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热情,消费者换机时间拉长,从而导致智能手机需求在全球范围内见顶。这一点在全球重要手机消费市场都有所体现。中国本土智能手机市场见顶更早一些。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历史最高水平4.65亿部,随后出货面临下行压力。到了2022年,中国本土的手机出货量不及2.8亿台,创下十年新低。海外几大核心智能手机市场今年还面临萎缩压力。据Canalys和Counterpoint数据,今年第二季度,东南亚智能手机出货量2090万部,同比下降15%,已连降六季;多年增长的印度市场也出现了低迷,出货量3610万部,同比下降1%,连续四个季度同比下降;拉美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15.6%;欧洲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12%,创11年来新低。今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同比下降1%,连续六个季度同比下降,一些区域市场出现复苏,但整体需求仍较疲弱。其中美国出货量同比下降5%,印度出货量同比下降3%,拉美市场同比增长11%。第三季度,国内手机厂商在海外主要市场出货量也涨跌不一。其中,小米在拉美、非洲市场出货量同比增长,但在西欧、印度市场同比下降;OPPO在非洲市场录得同比增长,但在印度市场同比下降;vivo也在印度市场录得同比下降。回顾过去七年,其实中国本土手机品牌的全球市场份额是得到强化的。市场研究机构IDC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出货量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中,华为、联想、小米在列,出货量共2.51亿台,三家共占比17.5%,2022年则是小米、OPPO、vivo在列,三家出货量共3.55亿台,占比29.5%。从2015年到2022年,头部国内品牌在全球市场不管是出货量还是市场份额都有所提升。他们只是不在国内生产那么多手机了。记者综合手机出口量和手机产量数据计算,2015年,中国手机出口量占中国手机产量的比例为73.85%,至2022年,该比例变成52.68%。也就是说,国内生产的手机由2015年的出口为主,变成2022年的近一半面向内销。跨国公司的举动,也给中国手机的出口量带来影响。高士旺告诉记者,全球范围内,国内手机品牌、三星和苹果形成三股主要力量。三星2014年后逐步退出中国市场,关闭了位于中国的工厂,转向海外越南等地,这对于2015年后几年的国内手机出口量造成比较大的影响。以往三星是在韩国生产中高端机型,其余产能基本布置于中国,曾有70%以上的三星手机在国内生产并大部分用于出口。但目前三星在中国基本没有产能。此外,苹果近年也在逐步往国外转移产能。高士旺表示:“2015年出口量达到顶峰后我们测算过数据,一年出口量减少大约6900万部。最主要的原因是出海模式变化,厂商从整机出口变为海外建厂。”制造能力大迁移2015年左右,中国本土手机企业开始积极拓展海外生产基地。vivo、小米出海第一站是印度。2015年,小米在印度开设第一家工厂,同年,vivo在印度租用工厂实现本地化生产,2016年,OPPO在印度投资约15亿元建厂。2015年,印度尼西亚开始提出本地化生产诉求,逐步禁止部分机型从海外整机进口,当年,OPPO在当地收购的一座电子厂投产,这是OPPO第一座海外工厂。印尼和印度成为国内手机厂商海外建设产能的两大“根据地”,厂商在此后数年还在持续布局。2016年,vivo在印尼已有工厂,随后生产规模连续扩张,厂房从一栋增加至四栋,小米则于2017年便开始在印尼生产手机。OPPO也在扩大印尼产能,2020年,OPPO投资5亿元在印尼建设生产工厂,设计年产能2800万台。在印度,小米2017年宣布再建一座手机工厂,vivo2018年投资近40亿元在现有工厂附近开始建第二座工厂,OPPO2019年则宣布在5到10年内投入约33亿元在印度生产电子产品和配件。印度和印尼之外,国内手机厂商将眼光放到更远的地方。2019年,vivo计划在孟加拉建立一座手机工厂,这是vivo彼时的第三座海外工厂,工厂每年生产至少100万部智能手机。2021年,vivo在巴基斯坦费萨拉巴德设立了智能制造中心,今年已有8条产线,年设计产能600万部。同样是2021年,vivo启用了土耳其智能制造中心,年设计产能500万部。据记者梳理公开资料,vivo印度、土耳其、巴基斯坦、孟加拉工厂年产能约7200万部,其中印度工厂年产能达6000万部。除印尼和埃及工厂外,vivo海外其他工厂的年产能占其全球总产能约36%。记者从接近OPPO的人士得知,OPPO目前海外产能占比在三成以上,比例与vivo相近。记者还以投资者身份拨打传音控股证券事务部电话,从相关负责人了解到,传音约七成产能在国内,三成产能在海外,海外工厂主要做智能机。中国手机企业海外的生产工厂,基本以满足所在国的需求为主。在印度设厂后,不少手机品牌当地销售的手机已基本是当地生产。2018年,在印度销售的手机有95%是本地制造。记者从vivo印度官网发布的一份报告看到,vivo在印度销售的所有手机都是印度制造,且100%主板制造在印度完成,约70%充电器和耳机通过当地合作伙伴采购,95%的电池是本地采购。“我们海外工厂的产能主要就是覆盖当地,例如印度的工厂覆盖印度,埃塞俄比亚的工厂覆盖埃塞俄比亚,海外当地的厂能完全覆盖当地需求。在当地设厂是因为有一定优惠政策,比从国内运过去更优惠。不会把海外某地工厂的产能覆盖到其他地方,因为这样还不如从国内运(整机)过去更划算。”传音控股相关负责人表示。某手机大厂负责海外业务多年的张品(化名)也告诉记者,其熟悉的国内手机厂商在孟加拉、土耳其、巴基斯坦的工厂也是供给当地为主。高士旺表示,近几年国内很多企业在海外设厂,当地除了劳动力成本优势比较突出外,综合下来各项成本并不占明显优势,这与当地供应链不完善相关,且当地劳动力价格虽较低,但效率不是很高。张品也告诉记者,促使海外建厂的关键不是成本,包括印度在内,他熟悉的多个海外建厂热门地区对手机整机进口都有一定限制,如提高进口税率,当地存在一定的贸易保护。未来,并不能排除中国手机企业在印度等地的工厂用于全球出口。vivo在官方报告中提到,2022年,vivo首次出口印度制造的智能手机,首批发货至泰国和沙特阿拉伯,预计2023年还将出口100万部手机。海外建厂热潮结束了吗?近两年,中国手机企业在海外面临复杂形势。2022年,vivo曾被印度执法局突击搜查。同年,小米子公司被印度执法部门指控以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名义非法汇款,小米在印度价值约48亿元的资产被扣押。在欧洲,德国曼海姆地方法院则在针对vivo的专利案中,裁定诺基亚胜诉,随后vivo产品在德国官网下架,OPPO此前也传出从德国和英国撤退的消息。一些中国手机品牌已在印度面临份额下滑压力。Canalys数据显示,经历20个季度的辉煌后,小米在2022年第四季度痛失领先地位,以550万部的出货量跌至第三。今年第三季度,印度智能手机整体出货量同比下降3%,小米、realme、OPPO出货量同比下降幅度则达17%、6%和16%。“对手机厂商而言,在印度维持现状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过去在印度更多是通过价格或其他方式拿下用户,但在利润获取上没有特别好的成绩,现在也很难把早期的投资收回来。同时,印度市场确实还比较有潜力。国内手机厂商对印度市场‘又爱又恨’。”高士旺表示,印度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市场,企业在当地的境遇不具有代表性。在头部手机厂商负责国际相关业务的陈纬(化名)告诉记者,不止德国,西欧几大国家中,手机厂商在法国和英国市场未来都可能受诺基亚专利诉讼案影响,意大利和西班牙暂时未受波及。“这几年全球市场变化很大,企业做海外市场的布局和战略发生了变化。厂商会做企业IT建设、进出口贸易合规相关的整理、企业架构搭建、人员培养等,都是基于(遇到)一些事件后才逐渐意识到要如何做全球布局,期间交了一些学费。”陈纬表示。中国手机厂商大举出海数年,逐渐认识到海外各市场的特殊性后,如今正重新思考海外市场布局和产能布局。张品告诉记者,海外市场变化很大,即便是布局了产能的国家,在遇到汇率变化过大等情况下,当地工厂没有利润,也发生过停产的案例,一些海外工厂原本规划好进行产能辐射,但并未实现。通胀、国际局势变化、全球手机市场增长放缓甚至下滑等因素影响下,一些手机企业的全球布局计划被颠覆或暂停。企业对海外继续拿地建厂非常谨慎,例如在东南亚的越南、西亚、拉美等地,都有厂商前去考察,最终工厂都没有成型。“海外再开始一波‘轰轰烈烈’的建厂,我觉得近期是很难了,但长远看,走出去还是必然。”张品表示。陈纬表示,决定是否海外建厂,厂商将考虑几个维度,包括当地关于关税和本地化的要求、成本高低和当地市场容量大小。如果是一些较小的国家,厂商甚至可以放弃这个市场,或者通过水货的方式进入当地。是否进入某个海外市场,则会从政局是否稳定、经济支柱是否强有力、政府管理能力等方面考量。目前看,比较有潜力的海外新兴市场包括中东非的阿联酋、沙特和一些北非国家,以及亚洲的越南、泰国、菲律宾,以及美洲的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等。编 辑:高靖宇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